优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教育 > 正文

复工复产下的外贸企业:打通堵点需多方合力

最爱分享2022-05-11 04:023
  复工复产下的外贸企业:打通堵点需多方合力  作者:段思宇  [多位在沪外贸企业主对第一财经记者提及,外贸企业的复工复产需多方支持,首先就是物流的恢复,物流不畅通,企业经营难以运转;其次是金

  复工复产下的外贸企业:打通堵点需多方合力

  作者: 段思宇

  [ 多位在沪外贸企业主对第一财经记者提及,外贸企业的复工复产需多方支持,首先就是物流的恢复,物流不畅通,企业经营难以运转;其次是金融机构的复工,企业跨境支付通常由银行结算,目前仍存卡点;还有税务部门的恢复等,一些企业发票即将用完,没有发票,其他工作也较难开展。 ]

  近期,受疫情影响,众多上海外贸企业再次迎来考验:提单无法收发、货运物流受阻、交货周期延长、原材料短缺、订单大幅减少……当前,重点行业企业的复工复产正在有序推进,但于外贸企业而言,复工复产仍面临一定挑战。

  对此,上海相关部门推出了诸多举措,包括加大对外贸易信贷支持、对外经济合作信贷支持、小微企业普惠金融支持等,助力企业恢复经营。多位在沪外贸企业主对第一财经记者提及,外贸企业的复工复产需多方支持,首先就是物流的恢复,物流不畅通,企业经营难以运转;其次是金融机构的复工,企业跨境支付通常由银行结算,目前仍存卡点;还有税务部门的恢复等,一些企业发票即将用完,没有发票,其他工作也较难开展。

  单据被卡住,货物堆积

  从客户询盘到货款结清,在企业进出口贸易中,每一笔订单的跟进都有严格的顺序和流程,主要包括报价、订货、确定付款方式、备货、包装、通关手续、装船、运输保险、提单、结汇等等。

  对于这些环节,林先生已十分熟悉。“只是没想到,疫情之下平时看起来很小的事情,也被放大了。”他提到的这件“小事”,就是实体单据的收发。

  比如,在进口商提货时,通常需要提单。所谓提单,是指出口商办理完出口通关手续、海关放行后,由航运公司签出、供进口商提货、结汇所用的单据。

  据了解,航运公司所签的提单根据信用证所提要求份数签发,一般是三份。出口商留二份,用以办理退税等业务,一份则寄给进口商用来办理提货等手续,进口商提货时,必须持正本提单、箱单、发票等材料。

  “一般外商会通过快递的方式寄回国内,先交由银行审单,银行审好单之后,向外商付钱,再寄给公司,或者由公司的员工去取。凭借这一单据和其他材料,公司才能去港口提货。”林先生介绍称。

  但如今,受疫情影响,上海地区快递尚未恢复,单据无法流转,进而影响货物周转周期,出现了集装箱、货物集中存放在码头的情况。而随着存放时间的累积,企业还需向船务公司缴纳滞箱费,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林先生所在的公司——上海胜握胜林业公司,是全国最大的木材进口商之一,连续多年居国内首位,与新西兰、加拿大等境外木材供应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贸易合作伙伴关系。

  “比如,集装箱到了青岛港后,船东见不到单据,是不会放行的。”林先生举例说,但现在,银行审核好单据后,没法将单据从上海寄出,货物只能放在当地港口。“一个集装箱如果滞留一个月的话,滞纳金都抵得上箱子里木材的原价了。”

  如此一来,公司的库存会有积压,对资金周转带来压力;同时,作为国内主要木材供应商,这也使得供应链上下游的流转效率有所降低。

  还有一个现实问题在于,由于疫情封控,一些外贸人员无法飞到别的城市验货,这也给业务开展带来了较大难度。一位从事外贸十余年的老外贸人说,“大家复工复产的意愿很强,毕竟是做外贸,还是要到港口亲眼看到货物才安心。”

  物流受限,成本上升

  相比进口企业的单据被卡,对于不少出口企业来说,物流受阻和运输成本的增加是当下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难题。

  “疫情封控以来,上海港口受到影响,公司相应的就将货物转到了周边的港口,像宁波港等。”刘洁告诉记者,这使得国内运输费用大幅增加。

  刘洁所在的上海汉泰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下称“汉泰医疗”)是一家出口一次性使用医疗耗材的企业,经营产品包括导尿管、气管插管、喉罩、面罩等,主要出口欧洲、非洲、美洲、大洋洲、东南亚等地区,月均营业额100万美元左右。

  汉泰医疗工厂设在南通,从工厂到港口的这段运输令公司头疼。“疫情封控期间,各地运力都有减少,很多司机被隔离,车少人少,使得国内运输价格大幅上涨。”刘洁称,目前从江苏到宁波港口的运费已经翻了一番。

  高女士和刘洁有着同样的感受。高女士公司的工厂设在嘉善,以往都是通过上海港出口至亚洲邻国、欧洲、中东和南美等国家,但因为此轮疫情封控,不得不转运浙江的港口。

  “我们的货物都是从上海港出运,目前上海的拖车无法正常运作。只有舍近求远,更换出运港口,造成物流成本剧增。”高女士称,比如,从嘉善到上海港,一个集装箱柜的运费是3000元左右,而从嘉善到宁波港,价格则可能在6000元。

  而当越来越多的公司转运到周边的港口时,这些港口不可避免地也出现了拥堵的情况,这给企业出口运输带来了更多不确定性。高女士告诉记者,以前公司从国内运输货物至海外交货花费时长大多为30天,如今变成了60天+。“客户主要对‘+’的时间非常不确定,不知道要持续多久。”

  《2022年3月中国中小微外贸企业竞争力指数》报告也显示,由于国内疫情多点频发引发的重点外贸城市物流仓储、集卡运输、港口运输短暂性承压,供应链效率表现相对低迷,平均发货时间由2021年11月份表现最好的29天延长至31天。

  交货时间的延长影响了出口企业的接单情况,近来上海不少企业反映3月和4月订单量明显减少。

  比如,对于汉泰医疗而言,3月通常是往年的业务高峰期,过年期间积累的需求往往会在该月释放出来,订单量一般是2月的两倍,但今年3月订单不及往年,到了4月,订单量进一步下降,同比下滑约50%。

  高女士表达了类似的担忧:客户收到货后,才会下新订单,眼下,交货周期拉长,出运量较去年同期下降了30%左右,这意味着,给公司的竞争对手提供了抢单的机会。她称,“客户会认为公司的交期存在问题,那么就会将订单转移到其他地方。”

  除了订单的减少,物流受阻所带来的衍生问题还在于原材料的缺失。目前,随着疫情封控持续,一些企业的工厂收不到原料配件,比如小零件或者包装材料等,这进一步影响了公司的生产和经营。

  多措并举助力企业复工复产,仍需打通多个堵点

  主要出口市场港口拥堵、物流成本较高、集装箱周转持续不畅等问题给国内外贸市场带来的影响已经显现。海关总署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4月份,中国出口2736.2亿美元,同比增速较3月下降10.8个百分点至3.9%。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短期内这些不利影响仍将持续。为了缓解这一情况,相关部门也在积极行动,如上海市商务委与中国信保上海分公司联合发文推出“五个确保”助企抗疫、稳外贸、护民生举措。

  上海银保监局在此前发布的抗疫措施中也提出要增加外贸信贷投放,加大出口信用保险覆盖面,支持全球产业链协同发展;外汇局上海市分局还建立了企业汇率风险管理工作专班,引导银行加大资源投入和内部引导,帮助企业建立健全汇率风险管理机制。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为了缓解企业的资金压力,作为国家唯一政策性保险公司的在沪分支机构,中国信保上海分公司积极采取灵活措施,确保服务“不断档”。封控以来,公司累计为企业批复新增承保限额2389件,合计金额28.2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48%;协调总公司和银行,实施积极的快赔先赔政策,克服多重难题,及时为汉泰医疗等企业拨付了赔款,确保企业资金不断流。

  另外,作为政策性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上海分行通过设立专项额度、适当延长贷款期限、投放应急响应贷款等务实举措,进一步加大对外贸易信贷支持。疫情期间,该行为上海胜握胜林业公司及时提供了近2000万美元的进口项下贸易金融服务,支持了企业外贸业务的平稳开展。

  不过,多位外贸企业主表示,外贸行业的复工复产仍需多方合力。除了物流、快递行业的支撑外,还需有更多金融机构的复工复产。还有业内人士建议称,考虑到当前疫情,金融机构总部适度向上海分支机构倾斜资源,提供差异化的专项支持政策,将更好助力复工复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