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热门 > 正文

居家办公,我被公司用摄像头“盯梢”

最爱分享2022-05-08 11:026
  居家办公,我被公司用摄像头“盯梢”  燃财经出品  作者|马舒叶 曹  杨谢中秀 陶  淘  余超婧 孔月昕吕敬之 张  琳  编辑|曹 杨  居家办公,或已

  居家办公,我被公司用摄像头“盯梢”

  燃财经出品

  作者 | 马舒叶  曹   杨 谢中秀  陶   淘

  余超婧  孔月昕 吕敬之  张   琳

  编辑 | 曹  杨

  居家办公,或已成为这届打工人的常态。

  “起床就能办公”、“充分节省时间成本、交通费用”等,成为不少打工人居家办公的幸福感来源。

  根据智联招聘发布的《中国远程居家办公发展报告》显示,疫情后,约9成求职者更希望公司允许员工居家办公,约3成求职者所在公司开始允许远程居家办公,而疫情及相关防控措施客观上也推动了企业施行远程居家办公的进程。

  实际上,早在2020年春节期间,就已经有不少企业开始推行居家办公。据悉,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成为了发布居家办公招聘岗位的主力城市。在小红书搜索“居家办公好物”,相关笔记超2万篇,而有氛围感的书桌、有格调的香薰以及养眼的绿植,更是组成了不少打工人的精致书房,也由此引发着大众对居家办公的无限向往。

  然而,自由、有格调的居家办公或都是别人的,与你无关。在知乎,关于“为什么在家办公比去上班还累?”的帖子浏览量高达94万,有网友在回答中直呼“快崩溃了”,不少网友更是吐槽“居家办公后沟通效率下降、上班时间延长、生活琐事占用精力”等等。

  而近日,由于#北京朝阳全区5月5日起实行居家办公#登上微博热搜,更是引发了网友们对于居家办公的热议。截至发稿,该话题阅读量已突破1.7亿,评论区不少网友纷纷分享着居家办公的状态。

  尽管有网友表示“居家办公就能够偷偷摸鱼,终于睡上了午觉”,但更多人表示自己已经患上了各种居家症状,“不仅8小时工作制变成了24小时全天候在线,而且每天一日三餐的饭早已做腻了,只盼着早点上班”。还有人面对被突然封锁的公司园区,由于没有办公设备开启了“流浪办公”模式。

  本期小酒馆,我们和一些小伙伴聊了聊他们的居家办公状态。他们当中,有人为了避免孩子的打扰,不得不将孩子送回了家;有人从公司连夜搬走设备,甚至为了能够居家而不得不搬家。有人为了躲避楼上的装修声,只能选择去酒店开房办公;还更有人被公司用摄像头“盯梢”,本是居家却时时处于公司的监管之下;更有人直接从厨房小白变成“厨神”。……

  未来,或许居家办公会成为全新的办公趋势,但打工人居家办公的状态,或也更值得关注。

  一天五场视频会

  居家办公比上班累

  Amy | 26岁 公司Pr

  我想象中的居家办公状态是每天睡到自然醒,不用化妆,穿着睡衣拖鞋,打开电脑直接码字。但实际上,我的居家办公场景是每天开5场视频会,不仅要化妆,就连“摸鱼”都成了奢望。

  5月4日,公司群里发出通知,受疫情影响,5月5日开始居家办公。这让我很是开心,心想省下的通勤时间可以用来睡懒觉,在家工作也不用职业装高跟鞋来包裹自己,可以舒舒服服地工作,只要按时完成每天的工作,老板也管不着我是躺着还是趴着,是边听歌还是边吃零食。

  然而,事实证明我“太天真”了。5月5日早上8点,公司群里就发出通知,9点准时开视频会,睡眼惺忪的我赶紧爬起来洗漱化妆并收拾房间,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就坐到电脑跟前听老板布置工作。半个多小时后,会议终于结束,我脱下外套再次换上睡衣,给自己泡了杯咖啡就开始做早饭,等到我吃完早饭已经十点半了。

  我打开电脑,刚工作了大概十几分钟,群通知又响了起来:11点开“对齐”会,同样是视频会议的形式。我立刻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再次换上职业装,补涂了口红。老板上来第一句话就是早上布置的工作进展如何。

居家办公,我被公司用摄像头“盯梢”

  “拜托,一个半小时内工作会有什么进展。”我暗想。“文件已经发过去了,还在等对方反馈”、“项目push中”……同事们各有说辞,但整体听下来就是没什么进展,但没有一个人说自己还没开始工作。

  这次会议时间很短,仅用了15分钟就结束了。而有一位同事应该是没有注意看手机,因此错过了这次会议,老板在会上还直接点名,并说居家办公同步工作进度很重要,要大家时刻关注群动态。有了这两次会议,我也变得更加小心,职业装不敢脱了,还要时刻关注群里的动态,工作效率反而比在办公室更低了。

  随后,公司在下午两点、四点和六点又分别开了视频会,要知道我们公司以前只有在每周一和周五分别开一次会。

  居家办公非但没有我想象中那么轻松,一整天下来反而觉得都快累死了。工作进展没多少,脑细胞全用来应付领导查岗了。

  现在,我无比盼望可以去单位上班的日子,好歹在茶水间还能偶尔“摸个鱼”。

  居家办公,我被公司用摄像头“盯梢”

  夏尔 |32岁  互联网公司品牌

  前一天,还是天选打工人的我,在得知可以居家办公时,还狠狠激动了一番。可没想到,居家办公的我,根本不是想象中的“幸运儿”。在我看到公司一大早发来的居家严格管理条例时,才发现这种所谓的办公自由,根本就是个噩耗——企业要从早到晚用摄像头盯梢我们。我心想,和看管犯人没啥区别。

  根据公司的规定,首先,我们需要安装一个企业内部技术人员开发的软件,登录之后,电脑的摄像头就始终处于打开状态。我们得从早到晚在这个彻底暴露的状态下,在屏幕前工作满9个小时,才算完成了一天的工时。在这期间,会有专门的同事负责巡查我们的工作,如果我们被发现两次没在电脑面前,或者连续30分钟不出现,就会扣掉工资。

  更坑的一点是,这个监控系统,还很“人性化”的为我们设定了休息时间,只不过这个时间并不能算在工时内。如我上午9点开始办公,中午吃饭时间是12点到13点,那我就可以将系统设置成这段时间不受监控监督;但与此同时,我的下班时间就得顺延至7点。可事实上,单位的上班时间是早九晚六,午休的时间也是算在9小时之内的。

  这还没算完。就在我5月7日早上9点试图登录内部开发的这个系统时,却发现因为技术不过关,根本登录不上去。我第一时间便向技术部门进行了反馈,可过了一个小时,也没人回复。因为害怕工时不够被扣钱,我便问了其他同事,发现差不多有十来个人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

  就这样,原本只需要被“监控”,现在却要焦虑因“监控”时长不够而被扣钱。但如果真的因为软件太难用耽误了工时被罚款,那我或许要考虑去投诉了。

  为了防止居家摸鱼

  老板使出了“36计”

  小简|24岁 图书策划

  5月4日上午,看到北京部分地铁站封闭的消息后,我们全公司上下都在庆幸,“我们不在这个区域内”、“我的健康宝绿码无弹窗”、“居住小区和公司附近都还可以正常进出”……因为假期结束后还可以正常上班(工作性质原因在公司办公更方便),我们都松了一口气。

  然后,不到半天时间,事情突然来了180度大反转。

  下午我们就接到通知,公司附近的地铁站也封闭了,街道还通知我们办公大楼内的人数不许超过25%。就这样,我们从“天选打工人”沦为了居家办公人,大家不得不在4号晚上紧急去公司取办公设备。

  由于我的“先见之明”,在放假前就把电脑拿回了家,所以避免了大晚上跑去公司拿电脑。但事情也并没有因此变得一帆风顺,为了杜绝员工居家办公的时候会摸鱼拖延,我们老板可以说使用了“36计”。

  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值班计”。因为老板“敲黑板”交代,即使大部分人居家办公,每天各个部门还是要安排三分之一的人去公司值班(帮同事发快递处理文件),所以人事要和部门领导沟通,排好值班表。

  因此,虽然防疫政策在不停更新,不断影响我们公司的值班安排,但却无法“撼动”老板让我们去公司办公的决心,这就导致人事部的同事在一天内紧急做了N版值班表。

  4日晚上,人事先给到了第一轮排轮流值班表。但因为政策变化,很快50%的到岗率不能实现,她们又迅速更新了第二版,我被排到了6日去上班。我规划好了公交路线后,公司又接到街道通知,说为了降低风险尽快实现清零,员工最好都居家办公,于是第二版排班表又作废了。

  但由于必须有人去公司帮忙收发文件,所以人事部门在5日又迅速在群里发了第三版值班表,把值班人数降低为个位数。结果,因为其他要值班的同事健康宝被弹窗,排班的人数又开始反复,最后人事部不得不又重新排了第四版值班表,这一次我被安排到了7日值班。终于,这次的值班表落定了。

  最要命的一点是,为了防止我们拖延,老板又出了新规定,让我们每天下午7点前必须上交日报,汇报一天做了什么工作,延迟提交日报就会作废。但是由于我一天的工作很难计量,日常工作沟通、收发快递等零碎的内容又不能写在日报里。因此每天一到下午6点半,我不得不为写日报绞尽脑汁。

  现在,居家办公才短短3天,我就疯狂期盼能够回公司正常坐班了。

  正常上班“996”,居家之后“007”

  微微| 31岁 大厂打工人

  我居住在上海,小区在3月初的时候出现了一位保洁阿姨确诊,所以,我们比上海其他地方更早的进入了封控状态,我也因此开启了居家办公的生活。

  我是交互设计岗位,很多工作必须要在公司配备的专业设备上完成。于是,在接到封控通知的第一天,我就联系还没有被封控的同事将我的电脑和主机送到家门口。当时同事还觉得我顶多一周就能出来,用笔记本凑合一下就行了。

  然而,事实证明,封控到现在还在继续。

  设计岗算是公司内部的“乙方”岗位,我们日常的工作就是完成项目制的任务。来字节之前,一直听说“字节和心脏只有一个能跳动”的吐槽,不过说实话,我日常的加班并不是很多,一周顶多一两次工作到八点左右,而且加班到一定时间还有餐补和打车费,所以我并没觉得自己处在令人闻风丧胆的大厂环境。

  可令我没想到的是,居家办公之后,我才实实在在的体会大厂的艰苦,工作时间也变成了“007”。

  在单位时,背后是我的同事和项目经理,有什么不确定的问题转过头问一句就能解决问题了,但居家之后,大小事情全部都要拉一个线上会议才能解决。有时候,我负责的两个项目安排在同一个时间开会,而且大家都没办法挪时间,我只能各种办公App同时在线,实打实的“耳听八方”。

  以前,从办公室离开,基本就不会收到工作的信息。现在,后半夜也经常收到项目会议的通知,或者询问项目进度的信息,好像居家之后,就被默认为是一个全天候在线的“打工人”。

  除了随叫随到的工作状态,做饭也是个耗时间的事情。以前工作到十二点下楼吃个饭再休息一下,下午一点的时候继续下午的工作。现在为了不每天靠泡面生活,我需要十点多就开始洗菜、解冻肉类、焖饭,吃完之后还要洗碗,里里外外要搭进去近两个小时。

  现在想想,之前看一些Vlog视频,记录居家工作的环境,总觉得足不出户,岁月静好。但自己居家之后才体会到,简直是兵荒马乱,又无聊透顶。

  为了居家办公

  我连夜找房搬设备

  菜菜|24岁  在线英语老师

  5月4日晚上6点,正在同事家打游戏的我,接到了领导让所有老师回公司取直播设备的通知,收到消息的瞬间,我整个人都“炸”了。

  因为我的职业性质,一般的笔记本电脑性能达不到公司要求,为了保证直播课的质量,我必须去公司搬走直播间里的主机、显示屏、键盘、鼠标、摄像头等所有设备。由于同事家离公司至少两小时车程,而公司通知只能等到九点,吓得我放下游戏就往公司跑。当晚,我和我姐哼哧哼哧地将整整两麻袋的设备抗回家。到了家,我俩的胳膊、腿都累得酸痛。

  设备虽然搬回来了,但要想实现居家办公,我还需要一间安静、宽敞的房间,而这才是让我觉得最麻烦的事。

  我当时住的是合租房,一共有三个房间,一方面居家办公不能保证邻居完全的安静;另一方面,我和我姐姐同住,以往我俩因为上班作息不同,房间大多时候只有一人在用,倒不觉得拥挤。可现在我们两个都要居家办公,两个人挤在十多平的房间里,根本没多余的位置给我布置直播间。

  而且,我们的房子租在二楼,平常楼下修草的声音、换纱窗的吆喝声我在房间都能听见,现在除了搬家换房子,我没有其他选择。于是,当晚10点到家后的我,就开始琢磨找房子。

  我火速在租房APP上选了三套房并约了第二天看房,中介小哥还特意办了进京证开车带我看房,三个小时我们跑了三个小区,下午2点就签了新房的合同,晚上6点我便搬进了新家。

  到新家第一件事就是装电脑,之后还需要通过公司测速软件的测试,两项都完成,才算是满足了居家办公的条件。为了稳妥,我将放在客厅的路由器迁到了直播间。第二天晚上九点,我看着满地乱爬的电线和组装好的设备总算舒了口气,空旷落灰的新家堆着七八个纸箱和麻袋,什么都还没收拾,只有我的直播间可以正常使用。

居家办公,我被公司用摄像头“盯梢”

  图/从公司搬回的设备

  来源/菜菜供图

  这可能就是打工人的执念吧,天大地大打工最大,好在我们直播课老师后期基本都是居家办公,我这也算提前适应了。

  装修声在头顶炸开

  我只能去酒店开房办公

  旎旎丨26岁 自媒体

  这一轮北京疫情,我差点就成了“天选打工人”。

  5月4日的时候,我在小红书冲浪,偶然看见有人说北京地铁停运,其中就包括到达我们公司的那一站。当时的我不敢相信,还以为是谣传,便去了权威的APP查询,最后确认,地铁站确实停运了,而且我们办公楼背后的区域还被划为了管控区。

  我把这些消息转发到公司群后,公司并未及时回应,而是发了一条自查是否去过公司周边管控区域的通知。当时我心想,完了,并且开始盘算如何去公司。打车对于我来说是可以负担的,另外距离公司1.5公里还有一个站没有封,走过去也问题不大。

  但值得庆幸的是,一小时后,公司发了通知:居家办公。我这才舒了一口气。但没想到,生活就像过山车,居家办公的幸福还未到来,我就被楼上装修的声音吵得不堪其扰。

  5月5日,五一节后返工第一天,也是我居家办公的第一天,我定了早上九点的闹钟,准备起床工作。但没想到,装修的人家也着急开工,早上八点,我的头顶就响起了电钻轰隆隆的声音。我所租住的小区还是老小区,没有电梯,所以还有装修工人上下搬动东西,磕在楼梯上巨大的哐啷哐啷声。

  轰隆隆……哐啷哐啷……所有的声音将我包围,我仿佛是工地上即将被浇筑的水泥桩,一切都让我崩溃。

  我只想让它赶快停下来,于是我想起来这轮疫情爆发之初,有一个装修工人是传播链之一,曾经有过暂停家庭装修的规定。但我一查,发现该规定已经取消,现有的只是引导疫情后装修的规定,比如核酸、报备之类的。然后我又查了北京的管理条例,却也得知8点至12点、14点至18点确实是可以装修的。

  看起来让装修停下来已是无望,唯一能做的是让自己逃离。如果是平时,我还可以去咖啡厅坐坐,但现在北京限制堂食,我连咖啡厅也去不了。当时是早上快九点,我还查了一些书店,也尚未到营业时间。最后,我想到了酒店,即使到了酒店不能入住,我也可以在酒店大堂待着。

居家办公,我被公司用摄像头“盯梢”

  图/酒店点的外卖

  来源/旎旎供图

  于是我定了离家两公里左右的酒店,300元一晚。到了酒店运气也很好,可能现在市场不好,入住的客人不多,所以不到十点就给我办理了入住,还给我升了房。

  进入房间,感受着宁静,我突然感觉自己重生了。那一刻,我突然开始想念办公室,但转头一想,紧邻管控区还是存在危险,算了算了,只能祈祷楼上快快装完。

  居家办公第一步——转移孩子

  千格鸟 | 30岁 媒体工作者

  因为工作性质的缘故,我本来就不需要每天去单位坐班,只要在每周一天的固定开会日,按时打卡即可。

  然而,我却没有很好地享受到这种“不坐班”的福音。

  在孩子没有上幼儿园之前,我需要每天上午陪他两个小时,之后就带着电脑“离家”了。家周边的甜品店、咖啡厅,甚至肯德基、麦当劳都曾是我的“办公室”。

  2021年9月,孩子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每天早上送完孩子去幼儿园之后,我终于可以舒舒服服的开启居家办公的美好一天,不再需要“游击办公”。

  可这种幸福并没有来多久,去年年底,北京疫情相对严重,本来上私立幼儿园的孩子收获了和公立幼儿园一样的寒假时长——一个月。没办法,我只能选择再次“出走”,或是咖啡厅,或者直接选择去公司按时上下班。但总归都比这次居家办公舒适很多。

  不过,这种日子并没有享受多久。5月3日那天,我接到幼儿园班级群的通知,“由于北京疫情形势严峻和复杂,根据上级疫情防控要求,原定于5月5日的开学,现延期一周,居家自主活动,暂定于5月12日(周四)开学。”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则是,“完了,咖啡厅不能堂食,我又要按时去公司了。”

  可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5月4日下午,我接到了公司的通知,“因防疫需要,全体小伙伴居家办公。”看到这一通知,我马上就想到了孩子的大难题。“孩子和我不能共处一室”、“我该怎么办?”、“我能去哪办公?”等一连串的想法便顿时在脑子里环绕。

居家办公,我被公司用摄像头“盯梢”

  图/朋友圈截图

  来源/千格鸟供图

  但为了每天还能陪孩子,居家办公第一天我选择了去哥哥家。可更加悲惨的事情发生了,5月5日那天,哥哥所在的单位大厦因有一例阳性而被全员封控,核酸呈阴性后,虽然哥哥被解除了封控,但却需要居家健康观察。就这样,我最后的“避风港”也沦陷了,最后仅剩的方法就是把孩子送回奶奶家。

  现在,我确实如愿在没有孩子干扰的情况下居家办公了,可这也意味着,很长一段时间里,至少是孩子复课之前,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

  说实话,我现在最大的感受就是,自己主动进入了“居家隔离模式”。

  居家办公一个月,从小白到“厨神”

  无阳|26岁 大厂运营

  众所周知,上海已经封控了一个又一个14天,而我也早早适应了居家办公的状态。这一个多月来,最让我痛苦的不是抢菜,而是做菜。

  由于平常不做饭,我家厨房只有一个热水壶勉强算得上厨具,居家隔离的前2天,我靠着小零食硬撑了下来。而当时的我,还乐观的以为封控时间不会太久。但很快,封控期开始延长,我也终于“弹尽粮绝”。

  “有人家里有不用的锅吗?”由于实在怕饿死在家里,我在群里发了求助信息。幸运的是,很快就有邻居把不用的一口小锅送到我家门口,还附赠了洗洁精和海绵刷。

  可拿到锅铲“装备”只是第一步,如何将居委会阿姨特别关照发来的土豆胡萝卜做成菜才是关键。在和这些食材“大眼瞪小眼”足足十几分钟后,我无奈和母亲开启了远程连线。在老妈的“云指挥”下,我笨手笨脚的用水果刀削土豆和胡萝卜皮,再努力把它们切成大小差不多的块。

  由于家里没有电饭煲,我只能把大米放锅里直接煮。可由于对火候的掌握不到位,导致米饭糊锅,我又开始手忙脚乱抢救锅。等到终于吃上自制的胡萝卜土豆水泡饭时,我才发觉已经过去了足足两个小时。

  彼时我才意识到,会做饭才是最基本的生存技能。于是,我开始慢慢地学习厨艺,从早餐开始,学着为自己下面条、拌凉菜,遇到难点就“云端”请教老妈支援。掌握了简单的做饭技能后,我开始“脱离”老妈的远程指导,并在短视频等平台搜索类似“3分钟快手菜”等教程。

  现如今,被封控一个月,我依然变成了连掂锅都不在话下的“小厨神”。

居家办公,我被公司用摄像头“盯梢”

  图/自己下厨的生日餐

  来源/无阳供图

  原来我最讨厌的胡萝卜,也被我从连切块都费劲只能水煮,变成了“拔丝胡萝卜”、“咖喱胡萝卜”、“胡萝卜蒸糕”等花式美食。几天前我过生日,还用一罐可乐和邻居换了一把小葱和几根小米椒,做了一锅香喷喷的水煮肉片,再加金黄欲滴的煎豆腐。

  从上海居家办公到现在,我意外点亮了“厨神”技能,而每天为自己做出香喷喷的饭菜,也是目前唯一的“苦中作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