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法援知识 > 正文

锂电上游吃肉中游吃土,被原材料扼住喉咙的宁德时代如何破局?

最爱分享2022-05-07 01:027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华夏时报记者焦艳丽李未来北京报道  业绩带崩股价的戏码仍在上演。近日,宁德时代公布一季度业绩报告,一季度,宁德时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华夏时报记者焦艳丽 李未来 北京报道

  业绩带崩股价的戏码仍在上演。近日,宁德时代公布一季度业绩报告,一季度,宁德时代实现营入486.78亿元,同比增长153.97%,但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9亿元,同比下降23.62%,低于市场预期。

  在4月25日宁德时代宣布推迟披露一季度报时,投资者就对其一季度业绩表示担忧,当日收盘宁德时代股价大跌6.08%。而在5月5日,披露一季度报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宁德时代的股价直接跌上热搜,当日盘中其一度跌超13%,市值蒸发近千亿。

  面对股价的大幅波动,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紧急回应称:“作为全球市占率35%、行业技术第一且深受国内外客户信任的企业,未来公司有10倍以上的市场空间,成长潜力巨大。”

  但资本市场是诚实的,5月6日宁德时代的股价表现依然不理想,当日以362元/股的价格低开收报375.99元/股,依然未能翻红。

  一季度业绩出乎意料

  4月29日,宁德时代公布2022年一季度业绩报告。据一季度业绩报显示,2022年一季度,宁德时代净利润、毛利率、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宁德时代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86.78亿元,同比增长153.97%,但其归母净利润却只有14.93亿元,同比下降23.62%,扣非后净利润更是只有9.77亿元,同比下降41.57%。对此宁德时代方面解释称,一是随着上游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对成本端造成压力;二是销售成本的增加。

  2022年一季度宁德时代的营业成本、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均出现大幅度上涨。其中,营业成本为416.27亿元,同比增长153.97%,销售费用为15.33亿元,同比增长121.68%,管理费用为12.46亿元,同比增长73.73%。其一季度的销售费用、管理费用与净利润基本持平,市场生存环境可窥一斑。

  与此同时,宁德时代的毛利率也出现了下滑,其一季度的毛利率为14.48%,同比下降12.79%。

  北京特亿阳光新能源总裁祁海珅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宁德时代一季度业绩的表现有些出乎意料,其在产业链延伸、整合的速度没能赶上锂电材料价格上涨的速度,下游需求旺盛、上游锂资源品释放周期偏长、加之疫情影响开工等众多因素,使得上游锂资源品的稀缺性被进一步放大,处于中游的锂电池加工制造企业如不能顺利传导,将十分被动。”

  同时祁海珅也表示,在锂电池产业链中,今年一季度业绩较好的锂电企业很多都是具有上游资源优势或者有下游造车优势的企业,只有电池加工环节的企业业绩大多表现不太理想,生存空间被严重挤压。

  原材料拖累业绩

  据生意社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国内碳酸锂的均价从年初的24.75万元/吨上涨至一季度未的51.5万元/吨,短短三个月价格翻了一倍,而电解钴的报价也从年初的48.7万元/吨上涨至一季度末的56.25万元/吨,涨幅达15.5%。

  受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压力,一季度锂电池厂商业绩表现普遍不理想,增收不增利成普遍现象。

  4月29日,国轩高科披露2021年一季度业绩报告称,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9.16亿元,同比增长203.1%,实现净利润3220万元,同比下降32.8%,公司一季度的营业成本为33.49亿元,同比增长245.4%,营业成本增速高于营业收入增速。

  亿纬锂能也是如此,4月27日,亿纬锂能披露2022年一季度业绩报告,报告期内亿纬锂能实现营业收入67.34亿元,同比增长127.69%,实现归母净利润5.21亿元,同比减少19.43%。

  而孚能科技一季度的业绩表现则更为明显,其一季度实现营收15.29亿元,同比增长317.09%,归母净利润为-2.44亿元,同比由盈转亏。究其原因,孚能科技一季度的营业成本为14.25亿元,同比增长304.82%,营业成本的增加导致毛利率下滑严重。

  电池厂商利润被严重挤压

  上游原材料价格暴涨挤压电池生产厂商利润空间已经成为业界亟需面对的问题。

  宁德时代对此表示,出于行业健康发展,公司已与客户友好协商,基本完成了与客户的协商定价,将在二季度逐步落实,届时锂电池毛利润将会逐步合理修复。同时,宁德时代还建立了及时追踪重要原材料市场供求和价格变动的信息系统,通过签订长期订单、投资合作、废旧电池回收再利用等措施来保障原材料供应链的安全。

  据悉,今年一季度,许多电池厂商也与整车企业进行了新的议价,通过向下游传导、向上游产业链布局、加大研发支出等来减少成本上涨压力。

  独立经济学家、财经评论员王赤坤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作为世界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中的一员,我国下游市场巨大,但上游供应明显不足,为此,加大向上游的开发、生产、采购、向世界范围内布局锂矿显得尤为重要。”

  祁海珅也认为,锂电池80%的的成本是原材料,在锂电材料回收再利用技术及成本竞争力不具有优势的现阶段,如何快速进入上游锂资源品的开发利用、加大包括钠离子电池等新产品的研发应用是推动企业发展的重要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