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法援知识 > 正文

“美国在拱别人的火,算自己的账”(深度观察)

最爱分享2022-05-06 09:027
核心阅读美国政府持续不断为俄乌冲突拱火,与此同时,美国主要军工企业股价大幅上涨。美国隔岸观火、通过制造冲突和挑起战争收割财富的做法,在国际社会引发广泛质疑和

核心阅读

美国政府持续不断为俄乌冲突拱火,与此同时,美国主要军工企业股价大幅上涨。美国隔岸观火、通过制造冲突和挑起战争收割财富的做法,在国际社会引发广泛质疑和不满。

美国国务院近日发布声明公开一系列援助乌克兰的措施,包括提供外交支持、资金援助以及出售军火等。国际舆论普遍认为,美国政府处心积虑鼓动战争、火上浇油,其目的是延长俄乌冲突,谋求自身地缘战略利益。美国政府官员、军工企业和国会议员则从中各取所需,赚得“盆满钵满”。

美国防部前官员富兰克林・斯平尼指出,美国军工复合体应该对俄乌冲突的爆发负责,因为军工复合体的商业模式及其游说活动是冷战后北约一再东扩的重要原因之一。

美国反战组织“公正外交政策”执行主任埃里克・斯珀林――

美国军工复合体向乌克兰和其他地区输出大量武器,从乌克兰危机中大举获利。军工巨头是美国穷兵黩武的幕后重要推手

美国不少国会议员、主流媒体和政府高官都与美国军工复合体有着密切关联。军工企业凭借议员和高官支持,签下军方巨额合同;议员则获得军工企业提供的竞选资金,一些高官从政前或卸任后在军工巨头担任高管。数据显示,美国军工复合体正从俄乌冲突升级中赚取暴利。相关企业股价飞涨,美国与欧洲国家的国防预算持续增加,军工巨头又成功炮制了“血腥战争财富”的机会。

《纽约时报》报道说,在俄乌战争开始仅一周之内,美国便向乌克兰提供了近1.7万枚“毒刺”防空导弹和“标枪”反坦克导弹。美国《商业内幕》网站报道说,至少有19名美国国会议员或其配偶持有制造“毒刺”和“标枪”导弹的军火公司的股份,尤其是雷神公司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在当前危机持续的背景下,预计这两家军火商将获得高达数十亿美元的巨额利润。截至4月21日收盘价显示,自俄罗斯在乌克兰开展特别军事行动以来,一个月内,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股价上涨25.6%,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股价上涨24%,雷神公司股价上涨近15%。

“战争贩子都在鼓动与俄罗斯的新冷战……这符合他们的利益,将万亿美元装进军工复合体的腰包。”美国前国会众议员加巴德指出,“让俄罗斯进攻乌克兰”,美国军工复合体将从中获利,“军工复合体将比它们与‘基地’组织作战要挣得多得多”。

斯平尼日前撰文表示,俄乌冲突是北约东扩一个“可预见的后果”。战争是很糟糕的事情,然而,“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五角大楼、K街(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游说公司聚集地)、军工企业以及整个国会大厦内,都在悄悄地开香槟庆祝”。全世界将在很长一段时间为此埋单。美国的利益集团通过不断加剧的紧张局势、煽动对俄恐惧政治以及“妖魔化”手段,来证明庞大国防开支的正当性,推动军备支出上涨。

美国军火公司为政治游说砸下大量资金。“公开秘密”网站的数据显示,2021年,雷神公司在联邦游说活动上花费约1540万美元,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花费超过1440万美元。美国反战组织“公正外交政策”执行主任埃里克・斯珀林表示,美国军工复合体向乌克兰和其他地区输出大量武器,从乌克兰危机中大举获利。军工巨头是美国穷兵黩武的幕后重要推手。

美国“人民世界”网站评论指出――

俄乌冲突可能正中美国等西方国家主要油气公司的下怀。这些公司希望战争能为其带来新的巨大盈利机会

美国通过挑动俄乌冲突,导致全球能源市场价格暴涨,美国油气企业又从俄乌冲突中赚得“盆满钵满”。

美国“人民世界”网站评论指出,俄乌冲突可能正中美国等西方国家主要油气公司的下怀。这些公司希望战争能为其带来新的巨大盈利机会。目前,埃克森美孚、壳牌、英国石油等跨国石油和天然气垄断企业,以及与之相关的钻井和运输公司网络,都企图抢夺俄罗斯的油气出口份额。

俄乌冲突爆发之前,美国石油业协会官员弗兰克・麦基亚罗拉就宣布,美国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可以帮助填补乌克兰战争造成的任何产量缺口。他承认,在冲突之前,美国油气公司根本无法与俄罗斯能源企业竞争。

路透社报道说,俄乌冲突爆发后,欧盟制定的目标是今年将其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减少2/3,并在2027年之前结束所有俄罗斯化石燃料的进口。3月下旬,美国和欧盟宣布,美国将在今年向欧盟额外提供150亿立方米的液化天然气。

美国一方面要求欧盟国家停止进口俄罗斯石油,另一方面,自己却在默默加大进口量。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显示,从3月19日到25日,美国从俄罗斯进口的石油量比前一周增加了43%,每天高达10万桶。

“对于西方能源巨头来说,这场地缘政治地震可能意味着巨大的利润溢价。”美国“人民世界”网站评论说,“油气巨头赢了,我们都输了”,全球油价一度创下14年来新高。美国民众将在加油站、便利店支付更多,而公共资金被用于军火上面,而非社会需求。

从俄乌冲突中获益的还有众多美国政客。埃及作家哈利勒・阿纳尼将美国一些政客形容为“战争掮客”。他说:“挑动战争而不是阻止战争,才符合这部分政客的利益,才能确保其利润的持续和银行账户内的回报增加等。”《商业内幕》网站报道说,美国众多国会议员包括约翰・拉瑟福德、玛乔丽・格林,在冲突爆发前购入雷神公司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股票。而参议员约翰・希肯卢珀则长期持有雷神公司的股票。

印度TFI全球新闻网一篇评论文章说,如此多的美国国会议员在国防工业拥有商业利益是“厚颜无耻的”,这帮助他们赚了大钱,“对于美国议员来说,在道德与金钱的较量中,后者总是赢家”。

美国美利坚大学历史学教授彼得・库兹尼克――

挑动俄乌冲突对于美国来说是笔大生意,美国的对外决策很大程度上被军工集团绑架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的文章分析,美方不断增加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是希望乌克兰继续打下去,局势持续时间越长,美国越能最大程度获取战略和经济利益。

土耳其作家和政治学家苏莱曼・塞伊菲・厄云日前撰文指出,俄乌冲突为美国军工企业注入了活力,油气价格大涨为美国能源公司带来更多收入,因此美国不希望战争结束。

美国美利坚大学历史学教授彼得・库兹尼克一针见血地指出,挑动俄乌冲突对于美国来说是笔大生意,美国的对外决策很大程度上被军工集团绑架,“渗透着鲜血的战争财富逻辑已经成为美国膏肓之疾”。

美国媒体报道说,美国政坛上活跃着4000多个军工复合体的游说集团。军工复合体不但有能力确保自身利益不受政府更迭的影响,而且往往能够阻止要动其蛋糕的政府决策,哪怕这些决策是符合公共利益的。《美国人杂志》报道称,美国的军费开支远远超过其他任何国家,每年还在世界各地挑动冲突以便出口价值数百亿美元的武器。俄乌冲突将使北约成员国国防预算增加,给美军工企业带来巨大商机。美国2023财政年度为国防部提供的预算也增加4%。

斯平尼指出,五角大楼“预算最大化的战略”已令美国政治经济对国防开支产生更大的依赖。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在1961年已经认识到这种“怪诞的扭曲”。他曾说,一个强大的军工复合体的出现,有一天可能会威胁到美国民主本身。

“越来越多的财富继续流向波音、雷神、洛克希德・马丁等大型公司,而这些公司都很乐意聘请退休的美国将军担任董事会成员。”美国空军退役中校威廉・阿斯托尔批评说,美国政府存在军事凯恩斯主义的一贯做法,即以牺牲大多数人的利益为代价,为相对少数人提供工作和财富。阿斯托尔指出,60年来,美国肆意使用武器对付无法以同等武器还击的人民,而美国军工复合体则从中牟取暴利。美国政府不断撒谎,并对军事失败缺乏问责,重要的政府或军事官员基本上从不承担责任。美国发动的战争在全球造成重大破坏,而美国工人的生活未能得到改善。

西班牙国际问题专家胡利奥・里奥斯指出:“华盛顿是俄乌冲突的最大赢家。美国在拱别人的火,算自己的账,打着‘一石多鸟’的小算盘。”

(本报华盛顿5月4日电)

《 人民日报 》( 2022年05月05日 15 版)